五分PK10-推荐

                                                    来源:五分PK10-推荐
                                                    发稿时间:2020-06-05 10:13:22

                                                    6月1日,红星新闻从许女士处获悉,她们已经正式委托律师准备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医院对我们伤害这么深,弥补不了,必须要承担相应责任。”许女士说,此前她们希望医院提供医疗资源为姚策治病或者承担姚策肝癌诊疗期间的医疗费、生活费,但是一直沟通无果,所以准备用法律维权。

                                                    6月2日早上,一位武汉中心医院的医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6月1日他和医院一些同事去看望过胡卫锋,当时胡卫锋躺在床上,呼吸很困难。另一位医生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她是今天(2日)早上得知胡医生去世消息的,胡医生清醒的时候曾对周围的人说:自己好像大海中的一叶小舟,随时可能被淹没。

                                                    2020年2月17日,许女士养育了28年的儿子姚策被确诊为肝癌晚期,如果不治疗可能只能活三个月。她选择“割肝救子”,检测时,她发现姚策的血型为AB型,而她和丈夫姚师兵均为A型。经DNA检测,姚策不是两人的亲生儿子。

                                                    周兆成说,医院由于“工作人员的过错,抱错孩子”导致两个家庭亲子关系受到了损害,依据《民法总则》、《侵权责任法》以及最高法司法解释等规定,当事人有权要求涉事医院给予赔偿。因此,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损害了权利人的人格利益,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胡卫锋同事,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朋友圈发文怀念称,“因为急诊和泌尿外科的工作有很多接触,他小我几岁,都毕业于同济医大,我们关系一直很好,遇到与他专业相关的问题我总会直接联系他,他也总会亲切叫我‘老大’并努力帮我解决各种问题。”

                                                    28年身份错位,两个家庭终生抱憾

                                                    另外,周兆成强调,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因为姚策生母患有乙肝,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重大错误”,导致被抱错的姚策出生时没有就乙肝疾病采取相应的阻断措施,进而造成其2岁时便检出“携带乙肝病毒”,如今年纪轻轻又罹患肝癌,所以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应该承担起姚策肝癌治疗的责任。

                                                    此后,两个家庭多次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沟通,希望医院提供医疗资源为姚策治病,或者承担姚策肝癌诊疗期间的医疗费、生活费,但一直沟通无果。据媒体报道,医院称“基本确定28年前抱错婴儿是发生在医院内”,愿意承担抱错婴儿的责任,并建议走法律途径。5月14日,姚策称不再接受与医院的任何协商,准备用法律维权。

                                                    今年50岁的姚某表示,这个炮弹是1980年左右,他10岁时埋在房子下面的。

                                                    与院方沟通无果,不再接受任何协商